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保健食品“五进”科普宣传活动
我的中药情结
发表时间:2020-08-27 11:45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降生在山西省稷山县医药公司大院内。那个年代的医药公司都以经销中药材为主,地产库占了大半壁江山。西药库只是很小的一个库房,品种也不多。我的父亲是共和国同龄人,多年的实践工作经验加上勤学好记,熟药味、辨药性、懂种植、擅加工,成为业务骨干的父亲是我童年心中的一座山。喜欢玩的是在库房成堆成垛的草药麻袋后捉迷藏;喜欢听的是父亲给前来购买药籽的农民讲种植要点;喜欢看的是贵细库里的牛黄挂甲麝香冒槽,伴着浓浓药香味的童年也是我们共和国中医药迅速发展蓬勃生机的数年,是邓小平总书记在文革拨乱反正后对祖国中医药事业立法保护、恢复发展、扩大影响的数年。

  许是阴差阳错,许是命中有缘,青年时期的我“子承父业”,学习主修的专业依旧是中药学,系统而理论的专业学习让我对祖国的传统中医药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和理解。我热爱祖国的传统医药文化,我陶醉于古医案古药方的神奇之中,我对中药同一药物不同部位不同功效感到神奇(比如当归,归头止血归尾破血;比如麻黄,麻黄发汗解表,麻黄根敛汗固表);我对中药同一药物不同加工不同功效感到惊叹(比如地黄,生地性寒,清热凉血;熟地性温,益精补血)。我对人参对冬虫夏草神奇的生长规律感到惊奇,我沉醉在中药学广袤深邃的知识隧道中难以自拔。

  青年时期的思维是敏锐而丰富的,就在我为自己所学专业感到自豪并立志为其奋斗终生时,这个时期的中国医药界却刮起了“中医无用论”“中医灭亡论”的阵阵寒风。中南大学教授张功耀、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和著名“科学斗士”方舟子等人不断抨击中医,称其为伪科学,并提议废除中医兴盛西医。自古医药相连,中医亡则中药亡;中医兴则中药兴。中医药能否保全自身并复兴光大?我在这场跨世纪的医药学流派之战中感到痛心、感到困惑、感到迷茫。中医何去何从?中药何去何从?我又何去何从?

  时光荏苒,转眼我已步入中年,工作后的我没有在那场流派之战中迷失自我,我坚守初衷,成为一名药品检验战线人员并且主检中药(中药材、中药饮片、中成药、中药制剂)。父辈的望闻尝捏、火烧水试法基本已被现代的检测仪器所取代。但这些曾为共和国中药事业发展而孜孜敬业的前辈们,这些望一眼捏一把而能辨出真伪等级的老药工们让我钦佩敬重,也让我望尘莫及。我相信,他们就是中药界的国宝,他们的辨识技艺也将成为中药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也坚信,国粹就是精华,中医药作为祖国传统文化的瑰宝,不会因一时的风雨就败落,不会因个别的谬误而消亡。所幸的是,近年来国家对传统中医药的重视及扶持力度日益加大,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发表重要讲话推进祖国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和国际推广应用。国家也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法规扶持促进中医药事业的建设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的出台更是从财政预算、医保支持、简政放权等多个方面扶持中医药产业发展,让祖国的中医药迎来历史性的突破和转机。

  祖国的中药事业伴随着祖国的风雨历程几经波折,历久弥新。中医药作为一张瑰丽的国家名片正走向国际、走向世界。作为一名中药人,我为国家、为中药、为自己感到自豪。

  冯淑萍